历史先例和其他先例:面向老建筑

昆山票友建筑科技有限公司    建筑历史    历史先例和其他先例:面向老建筑

历史上的象征主义与现代建筑


建筑师创造了现代建筑的形式,批评家分析了现代建筑的形式,他们的根据是现代建筑形式的感性特征和源于联想的符号意义。让现代人谈对遍及我们环境的符号体系的认识,他们通常会提到现代符号体系的衰败。虽然其中的大部分已被现代建筑师们所遗忘,但是建筑象征主义历史先例仍然存在,图像学的复杂性仍然是艺术史学科的主要内容。早期的现代建筑师不屑于历史上的手法,他们拒绝将折衷主义和风格作为建筑的要素,他们的建筑几乎完仝以技术为基础,所以他们也拒绝了大量减少革命性特征的复古主义。第二代现代建筑师仅仅承认历史的构成事实',就像西格弗里德.吉迪恩(Sigfried Giedion) 所提炼的那样(他将历史建筑及其广场抽象为光线中的纯粹形式与空间)。建筑师们致力于将空间作为建筑品质的代表,这导致他们将建筑物作为形式,将广场作为空间,将图像和雕塑作为色彩,肌理和尺度加以审视。在抽象表现主义绘画风行的10年里,建筑群成了建筑物的抽象表现。中世纪建筑文艺复兴时期建筑的图像形式和装饰都被简化为数种服务于空间的肌理,手法主义者建筑符号的复杂性和矛盾性因为其形式的复杂和矛盾而被推崇,人们喜爱新古典主义建筑,是因为简洁的形式而不是因为它们以浪漫主义的方式运用了联想。建筑师们喜欢19世纪火车站的背面(即棚屋),并容忍了正立面与历史折衷主义的偏离(如果有趣的话。麦迪逊大道的商业艺术家发展的符号系统,构成了城市扩张区的符号氛围,但没有得到建筑师的承认。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这些现代建筑的抽象表现主义者承认了山城——广场综合体的一个维度:其步行者的尺度以及因其建筑所产生的城市生活”。这个中世纪城市规划的观点,促成了对巨型结构(抑或巨型雕塑?)的想象——这里指的是经过技术修饰的山城,同时也强调了现代建筑师反对汽车的偏见。但是中世纪城市建筑物和广场的标志物与符号在感性特征和意义各个层面的竞争,都因建筑师的空间导向而不复存在了。除了在内容上不相干外,符号的尺度和复杂程度对于敏感度不高和步调匆忙急躁的今天而言太精细了。这也许能够解释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事实——我们那一代的某些建筑师重新运用图像学是通过20世纪60年代早期波普艺术家的感受力、鸭子与第66号大道的装饰过的棚屋:从罗马到拉斯维加斯,又从拉斯维加斯回到罗马。

         

作为鸭子和棚屋的大教堂

        用图像学的术语来说,教堂便是一种装饰过的棚屋和鸭子。作为一件建筑作品,雅典的晚期拜占庭式大主教堂是荒唐的。它“比例失当:它的小尺度不足以适应它的复杂形式,即如果其形式必须由结构决定的话,方形房间所围合的空间便不必有室内支撑和穹顶、鼓座与拱顶等复杂的结构.然而,作为鸭子它并不荒唐——作为希腊拱顶,它的结构是从大城市的大型建筑中发展出来的,但在这里却是以象征手法代表大教堂。


2018-11-21 18:42
浏览量:0
Powered by CloudDream